A团红担团饭 头像我赤 墙头挺多的 半宅女 吃货 爱猫人士 情绪容易大起大落 日常精分 不混贴吧不看微博 拒绝撕x 拒绝ky 欢迎勾搭

过了一个很倒霉的年 非常不开心 医院躺了半个多月 回家继续躺了一个月 禁网禁电脑禁手机 连电视都没得看 我真的是😭😭😭😭😭😭😭

给舍友买的生日礼物到了 谢谢篱笆太太w 篱笆太太还写了小卡片超贴心的w@表示堂本光一屁股特别小的篱笆子 

【樱花和雪】(一)

先生的生贺第一弹,肝期末作业肝不下去的时候就写生贺w总算凑了一点出来

早上醒来的时候,明显感觉到空气中的温度降低了,下雪了吧,他想。睁开眼睛,看见了一个不应该出现在他房间里的人。
“我死了吗?”他还迷迷糊糊的。
“嗯……也许是做梦也不一定。”那个人笑起来,大大的眼睛弯成月牙,带起眼角的细纹。
“我梦见了你?还是你梦见我?”他挠挠头,这个和他长得太过相似的脸笑起来莫名让他烦躁,他想,他是被传染了吧,起床气什么的。
“庄周梦蝶吗?很有趣的中国典故。”那张过分相似的脸又笑起来了。他挫败的拉高被子,遮住了自己睡的有些浮肿的脸,可是声音是遮不住的,他听见那个人说,“新年第一天你要赖床吗?”
“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很烦!”他拉下被子,用力瞪大了眼睛去表达不满。“有,”那个人连声音都在笑了,“松润经常这样说。”

他换好衣服,那个人就在一旁安静着,逆着光的模样,明明是喜庆的日子里,倒显得有些寂然。他看着他,头发黑了,耳钉摘了,也胖了点,整个人温润又柔和。
“所以说,你怎么还在这?”
“我不知道。”
“我不会真的死了吧?”
“那也应该是我,不是你。”
“车祸?千万不要这个啊,这种多拉马情节太俗气了。”
“不是,”摇摇头,“我最后的记忆是从舞台上摔下来了。”
“这种死法简直弱爆了。”他嫌弃。
“可我觉得我还没死。”对面的人不满的嘟囔,可爱倒是挺可爱的,但一想想那是自己,又激起他一身鸡皮疙瘩。
摇摇头把奇怪的想法赶出脑子,他打开房门,问对面的人,“吃早餐吗?”明显感觉到对面的人眼睛噌的一下亮了,兴奋的直点头。他忍不住笑了,看见另一个自己这么兴奋的样子,莫名有点好玩,“我去拿上来,你别让他们看见你。”
对面的人头一歪,露出两颗松鼠牙,“我觉得他们应该看不见。”视线聚焦到他身后。
“欸!?”他惊讶的转身,小修站在他的身后。
“哥哥你在和谁说话?”还在上小学的小修特别黏哥哥。
“没有,修要去吃早餐吗?”他摸了摸弟弟的头,弟弟的身高长得很快,比小时候的自己要高。
“好啊,哥哥吃完要出门吗?”小修牵住他的中指,“我想和哥哥一起玩。”虽然大多是他在带小修,但是相比他羞涩的性格,小修却意外的很坦率。
“好啊,不过要稍微等一下哦,哥哥要给朋友回邮件……”

年长的人又夹了一块肉到他的盘子里,小修探过头来,夸张的叫,“哇哇哥哥你的肚子是哆啦a梦的百宝袋吗。”
他瞪了一眼年长的人,摸摸弟弟的头,“修,哥哥要上去处理事情,你自己一个人乖乖的吃早餐,好不好?”
小修立刻变成了没拿到食物的仓鼠,垂头丧气的。一旁静静看着的人猝不及防被萌到,忍不住伸出手想要在那颗小脑袋上揉两把,被他眼疾手快的抓住,“小修吃完了就可以到房间来找哥哥。”拖走了年长的大型松鼠。
“哇你这是独裁!”大型松鼠哼哼唧唧的,他眼一瞪,瞬间噤声了,大型松鼠委屈的拿起盘子里的食物,看起来可怜兮兮的,好像他做了坏事一样。
打死我都不相信我会变成这样。他在心里一边吐槽一边认命似的转身,去处理电脑上一堆的祝福邮件。
等他一封一封邮件回复了,敲门声适时的响起,“哥哥我可以进来吗?”他抬头看了看,年长的人并不在,一阵迷惑。
“哥哥?”
“啊,进来吧。”
看着进来的小修,他还在想,是梦吗?但是盘子里的食物已经没有了。

傍晚的时候,他接到电话,朋友邀他一聚。挂了电话,穿着风衣的大型松鼠又出现在房间里。
“我还在梦里?”他皱眉。
“不是人格分裂?”像是看穿他想的一样。
“你要和我一起出去吗?”他避开问题。
“不用,我习惯一个人过了。”
“这样安静……”似叹息似自语的一句。
“再发呆要来不及了哦。”松鼠鼓了鼓脸颊。
“啊!”他看了一眼时间,手忙脚乱……
看着他匆忙出门的样子,空气里漾出一声轻笑。“年轻的时候,喜欢热闹和盛大。”一声自言自语悄无声息潜入空气。

闹心!
贼闹心!
非常闹心!
干嘛给自己没事找事!
叫你管不住手!叫你管不住嘴!你看惹事了吧!你看不舒服了吧!
在宿舍你当个怼怼也就算了,在别人地盘上你还管不住自己!
个死熊孩子,活该你!白吃了这十九年长这么大了!一点脑子都没有!一点记性都不长!
闭嘴不好吗!闭嘴能掉你块肉吗!闭嘴能让你卡里钱没了吗!你有时间跟人家一来二去的干嘛不做作业去!一天到晚不干正经事儿!
为什么没有管好自己,为什么非得逞一时之快,明明自己都说不想争执自己却跟人争起来了,都快二十了跟个小孩子一样非得争赢了人家,这不对,又不是第一天看饭圈里的事,又不是第一天知道饭圈什么人什么属性都有,有人追的是人,有人追的是一种感觉,有人追的是cp,知道了还去惹事,知道要尊重人家还乱说话,不会说话又还说,是之前没被撕够现在又想体验一回?不是说好的离圈儿远一点吗?之前糟心的还不够吗?
以上纯属自我吐槽,不打tag,看见是缘。

不管怎样,我还是糯米颜饭弟弟性格饭日常爬墙天然的红担团饭,你翔永远是我的方向和灯塔,永远救我于水火,不开心的时候,看见他就净化了。

写生贺过程中,突然有种想说点什么的欲望,果然我是个话唠,没人听,所以lofter变成了树洞。
其实我入坑不久,16年冬天的时候吧才知道我团,17年年初入的坑,勉强算一年,但应该还差十天,因为我印象中我是在我自己生日(1.17)的时候入坑的,入坑过了sho的生日挺久了才知道sho的生日,所以今年是第一次同他一起过生日了,一来就是36的本命年,我也刚好20周岁了,说起来,虽然同是年男但是sho按照学年算的话不是比aiba大一年吗,我特别懂那种感觉,我的生日按农历算是年末,我家乡出生算一岁过年又算一岁,所以我还没满月的时候按那个算法就已经两岁了哈哈哈。
我的入坑经历大概是无法找到有认同感的人了,舍友是个蓝担,通过舍友知道岚这个团体的,一开始只觉得nino长得好看,然后没剧看的时候就想着说搜一下吧,然而当时b站搜二宫和也的时候,我记得不知道为什么排第一的是个末子的视频,看完觉得这两个人好好玩啊,霸道和可爱,简直配一脸啊,然后就不知不觉陆续看了好多视频,补了一点番,然后变成了弟弟的性格饭,然后不知道怎么的从站末子变成了站sj,然后不知道怎么在弹幕里看见了砸柜子秀这个词,好奇之下,搜了一下,看了,xgg颜太好看于是忍不住看完了,然后,连锁效应,一不小心掉坑了,变成了一个纯正的红担团饭,cp属性虹无差偏s右。纯论颜的话,我还是觉得糯米长相特上等,我眼里的a团top颜,从轮廓到五官,线条比例都恰到好处,有一种淡而不寡的凌厉和疏离感,但是如果说喜欢的长相的话,无疑sho这个类型是我最喜欢的,轮廓柔和五官精致,眼睛还贼大,单看五官的话,甚至可以模糊性别,我对sho的长相用的最多的一个形容词:漂亮。是真的很漂亮,举个例子,言叶pv里,sho的妆感比较明显一点,唇红齿白的,第一次看到的时候我就觉得,啊这个人要是个女孩子的话,我用尽一切手段也要撩到手啊(以防万一说一句,我是女娃没错的,不用怀疑),糯米是长相影响气质的一类,sho是气质影响长相的一类,所以糯米给人的感觉是没变过,因为真的脸没怎么变过,sho就让人觉得变化很大,因为这个人成长的太迅速了。
还有一个疑惑,明明sho长得特像爸爸,但是爸爸给我的感觉就是儒雅,很男性荷尔蒙的那种,但是sho给我的感觉就是优雅,界限模糊的那种,不是女体化,我最雷女体化,而是sho的脸和气场都真的很迷,可能这就是为什么总吸引男饭和总被小报写性向成谜的原因吧。但是这个人要是不经意man起来爆棚的荷尔蒙真的会让我想被他s想被他*(说了这个词系统大概会屏蔽我),如果你要问我最喜欢的一个造型的话,大概是FDpv里黑衣皮裤那套,融合了sho的各种气质各种感觉,还让我产生了各种想法,一面想s他一面想被s,一面想*他一面想被*,一面觉得帅爆了一面觉得这身材简直太好,很盐又很甜。
日常想摸他的翘臀,还要克制自己想揉一揉它的欲望,日常想摸他的长腿,最好从脚踝一直到大腿根,日常想摸他的胸,手感一定上等,我对这个人充满了各种糟糕的想法,我以前也追星过,但都是像对松润那样的,喜欢他们纯粹的性格,樱井翔是第一个聪明到甚至有点狡猾还让我每天嗷嗷乱叫的,还深深沉迷于他的肉体,明明我之前一直是很纯的girl,我怀疑这都是秋秋和二正还有门牙的锅,这几位开车的大佬让我对xgg有了很多糟糕的想法(闭嘴🤐️明明是你自己的问题别甩锅)。
说了很多废话以后遁走。

终于做完了动画作业
有时间做生贺了
每次一想到翔君 就很虚
说不上来什么原因
就感觉一对比他的拼命
一无所长还无所事事的自己特别不好

元旦以后的番今天一次性看完了
也看到了几个关注的up和zmz发的动态
好像又出现有人盗档的事情了
再次觉得 饭圈水深 饭的素质也不一
各种事情发生的多了 一来警醒了自己
二来 也知道了饭人不饭圈
毕竟我管不住自己的嘴和玻璃心

另 可能会写30代sho遇见20代sho
不知道写不写的出来
总是不敢擅自揣测
过去那些我不曾遇见过的sho和时光


就这样堕入黑暗
或者无尽深渊
远离这肤浅
还有嘈杂
无穷尽的厌恶
纷沓而来
挣扎着生活
也许最终败给生活

磕cp最不应该的是真情实感
然而吧 总忍不住去探究
也会担心有一天不小心就触到太多所谓真相 从此失了初心
你看我还是怕 怕只是年少无知 怕只是误会一场 怕他不是真心 怕他暗自扼杀 怕不曾坦诚相待 怕时间会改变一切
不过 只要他们还是他们 一切就都有可能 我也会这样安慰自己

一把刀子捅自己
糖是你们的 虐都是我的

Happy new year

1.
樱井翔躺在沙发床上翻着杂志,他有个习惯,凡是有松本润的杂志,他总是忍不住买回来,日子久了,马内甲有时候也会顺便帮他买。
松本润有时候会取笑他,自己一个大活人在他面前干嘛还要看杂志上的。看着那人红着耳朵的别扭模样,樱井翔暗自发笑,然后眨着眼睛说,“我想了解全部的你啊”,一双大眼无声的勾引。啊这下某人脸都红透了,明明可以很平常说出“最喜欢sho君了”“我是sho君的饭啊”“sho君真好看”这些话的,被人夸的时候又像个少年一样轻易就红了脸,樱井翔真是爱死了他这个别扭的可爱模样。
他想起前不久有人问他的问题,“sho君的话,是植食系吧?还是肉食系呢?”他当时没有正面回答问题。
应该是贝类系,他在心里给出答案,他喜欢的人,外表坚强,内心柔软,默默忍受,坚持到底,和他喜欢的贝是一样的。那松润呢,应该是肉食系吧,他在心里自问自答。
如果你问樱井翔觉得松本润是什么动物的话,他一定会答,是狼。你看,狼总是细心谨慎,步步为营,一旦确立目标就不死不休,不知放弃,这一点,和松润多像啊。比如舞台策划,从jr时期就有接触,一开始岚的演唱会也是参与的,到后来的基本全权负责,有人陈赞,也收了不少诋毁,甚至有过被很过分的diss的时候,然而他即便是私底下在他面前的时候难过的像个小孩,也从未想过放弃。又比如对他表白,早年在making里、live中、节目上,没少表白过,后来长大了,两个人在一起之后,不好意思公开宣扬自己的爱意了,私底下的表白却从未间断,连在床上,也会抚着他的眉说“sho桑你真漂亮”,直球少年从来管不住自己溢出来的满满爱意,樱井不可避免又想到那个人在情事上一向仿佛吃了上顿没下顿的野兽派作风也很肉食系,顿时觉得脸都烧起来了。

2.
松本润每年惯例的年末会低烧,今年也安定的没有变化,额头上贴着退热贴,在客厅的柜子里翻找东西。
樱井翔坐在沙发上,口里含着温度计,他的头很晕,应该是发烧了,他开口说话,嗓子冒烟声音沙哑,“ma酱…ma酱…你在干什么?”
松本润头也不回,“在找退热贴,之前开的那一包我用完了,新的一包我记得我放在柜子里了,啊找到了。”说着他就撕开了包装,从里面抽出来一片,站起来走到沙发边上,拿出樱井翔含着的温度计,“38度9,有点麻烦呀。”边说着拆开了包装把退热贴贴在樱井额头上,“要去看看吗?”
樱井翔摇头,“吃点药就好,还有工作,马内甲等下就会来接我,时间太紧了。”
松本润皱眉,“我担心你,没问题吗?”
“没事的,不想给大家添麻烦。”
“好吧,”松本润妥协,“不舒服的时候要告诉我们。”翻出家里的退烧药和感冒药,一并让他服下了。
两个人额头上都贴着退热贴,看着对方,突然就都笑了,松本润吐槽他,“连发烧都要和我凑一对,你是有多喜欢情侣装这个梗。”
“对啊,太喜欢了。”他回答,隐藏着秘而不宣的占有欲。

3.
樱井翔受伤了,彩排的时候,因为精神恍惚,连续几日的连轴转,前几日还发烧了,会演变成这样好像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是工作人员扶着樱井翔回到乐屋的,撞到到了头,还伤到了腰和腿,做个动作都艰难。
现场人太多了,松本润不敢上前去,怕被有心人编排,看着樱井翔艰难的移动脚步回乐屋的时候,几次忍不住想要上前抱他,都被眼尖的大野和二宫阻止了。回到乐屋,马内甲找来人给樱井做了简单的处理,打电话联系了医院,松本润还是没有机会靠近。
等到乐屋只剩下他们几个人的时候,松本润才敢上前,第一句话就是,“sho桑,对不起。”
“傻瓜,你道什么歉呀。”樱井翔额头上贴着创可贴,他只感觉到疼,额头疼,眼睛疼,鼻子疼,腰疼,腿也疼,但是他知道,当务之急是先安慰松润,这人在这种时候很容易就会钻牛角尖。“这是意外,马内甲已经去安排了,会没事的。”
松本润红着眼睛摇头,他想碰碰樱井,又无从下手,急的眼泪都出来了,樱井无奈,只能用眼神求助。大野抿了抿唇,他跟其他人一样都在着急,但是他不能乱,定了定心神,他上前按住松本润的肩“我们先去彩排,别耽误了时间。”二宫也出声唤他“jun……”
彩排回来,马内甲询问他们的意见,让不让樱井翔继续,樱井撑着手坐起来,时刻关注着他的松本润立马坐到他身边撑着他。
“让我上,我可以的。”樱井坚定的眼神让马内甲有些为难的看向松本润,松本润沉默的看向大野,他的私心会影响他的判断。大野沉默了一会儿,他看到樱井眼里闪着的光,在心里叹气,“让sho酱上吧,不能辜负了饭们的期待。”
马内甲妥协,再一次给他们的敬业让道,内心还是气的,气这种拼命的行为。
红白结束,马内甲联系的医生已经在乐屋等着了,樱井打了消炎针,大家又匆忙赶往东蛋。到现场的时候,消炎针开始起效果,樱井的精神看起来好了很多。
看着镜头前面努力卖萌微笑的樱井,强打起精神和大家互动,松本润眼神复杂,心情也复杂,这样的樱井,他又爱又气,更多的是心疼。
j跨结束,其他人都没有其他工作回家休息了,只有樱井还有工作。松本润知道,他应该回实家好好休息,明天家族的事情肯定不会轻松,但是他实在放心不下樱井,这个人向来喜欢硬撑,挣扎了一会,最终他还是打电话回家,是姐姐接的电话,他简单说明了情况,表示自己可能要明早才能回去,姐姐表示知道,让他好好照顾樱井,然后就挂了。
挂了电话转身,樱井翔就站在他身后,“ma酱……”模样委屈。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忍住抱了樱井,“sho桑,”他说,“要是再出什么情况,我就去公司说让马内甲把你的通告都推了。”
这是松本润的明目张胆的占有欲。

碎碎念时间
这几天忙得飞起,今天晚上刚刚赶车回学校,吃了饭洗了澡就睡了,错过了直播,差不多零点的时候才被舍友拉起来跨年,然后看截图发现我担不对劲,搜了一下才知道事情,现在没有官方解释也不清楚怎么了,真的很担心,希望尽快出官方消息。
12是之前写的,3是刚刚写的,本来是想当零点贺文的,结果来不及了,2的脑洞来源是因为我跟xgg一样都是肌肉力量较弱的人,通常肌肉力量弱的人都免疫力比较低,我就是经常生病的,所以才会想说xgg一忙起来应该很容易生病吧,就有了两个人都贴着退热贴然后面对面坐着笑对方的脑洞,现在巴不得扇自己俩耳光,明知道自己容易乌鸦嘴还管不住嘴,一口毒奶奶中了自担。
本来新年有一大堆愿望想许的,现在都不要了,只希望我的先生你能快点好起来,新的一年要健健康康开开心心的。
最后,大家元旦快乐。

新年愿望:sho君和弟弟 健健康康开开心心的 新年假期 好好休息

再一次被b站气到吐血
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啊啊啊啊!!!!烦躁!